当前位置:888集团登录入口 > 玩法介绍 >

玩法介绍

那时他已从时尚秀场消失了一段时间

  往深些看,患者面对的不只是假医生、假专家的一面之词,还有不少媒体平台的大范围虚假宣传。就拿已经被打假的假专家刘洪斌来说,她在3年间以9个身份活跃在多家地方卫视,被网友戏称为“虚假医药广告表演艺术家”,她所推荐的药品、保健品也被多地查处。但问题在于,一些媒体平台为了广告费、竞价排名等利益,放弃了把关人的职责,为假医生、假专家背书站台,消耗了平台的公信力,更伤害了整个社会的诚信。正因此,无论是发布平台还是搜索平台,无论是传统媒体还是新兴媒体,都应该承担起明辨真伪、激浊扬清的社会责任,不给虚假信息、失信行为提供舞台,从而更好地捍卫诚信、涵养信任,提升整个社会的道德水位。

  《Fantastic man》是一本“反时尚”的男士时尚杂志,你或许没听说过它,但可能听过这句线 岁开始。”大意是说男人到了三十,过去积累的经验、阅历和审美能让他过上稍有品质的生活。犀利的人则另有解释——到了这个年纪,多少有些积蓄,有钱后总能更优雅一点。

  《Fantastic man》成立于 2005 年,它成立的初衷,就是服务于成熟(有购买力)的男士。在《Fantastic man》诞生以前,市面上的男士时尚杂志大多充斥着华丽的大片、八块腹肌的模特、繁多的广告和光滑的亮面纸,《Fantastic man》打破了这一切。考虑到杂志面向的是成熟读者群,编辑部选编了长篇访谈和男人感兴趣的深度文章。他们还用现实生活里的男人代替男模,用充满诗意的篇幅记录现代人生活方式的变化。在设计上,它使用了具有触感的纸,编排风格很极简,内敛低调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它更像是一本值得收藏的文学书籍。

  Gert Jonkers 和 Jop van Bennekom 是《Fantastic man》的联合创始人,他们在杂志十周年之际接受了媒体的采访。“我们都觉得单纯的图画书没意思。我们都热爱阅读,爱好也不限于杂志。所以我们编选了很多文字,它们是可以传阅、分享的东西” Jop van Bennekom 继续说,“有什么能比捧书阅读的男人更性感呢?”

  从一开始,《Fantastic man》就刻意避开传媒塑造出来的时尚。他们的封面人物涵盖艺术、设计多个领域,从 Jeremy Deller 到艾未未,从 Raf Simons 到 Bret Easton Ellis ,他们的选题从不被时下的热门潮流左右。走到第十个年头,《Fantastic man》正在布局,他们的选题范围越来越广,希望自己不仅仅是个“男人的媒体”。

  相信每一个人都有过这样的体验,信用卡公司给了你一个无厘头的理由把你拒绝,淘宝天猫在不停的推送你不需要的东西,今日头条每天给你大量的推送同一个主题的内容,把你包围起来,让你几乎无法获取新的信息。这些就是中心化人工智能体系带来的体验。因为他们简单粗暴的给了你一个标签,把你定位成为某一类的人群,然后不管不顾的按照概率替你做了决定,甚至剥夺了你的决定权。

  在十周年之际,他们提及了一些选题技巧。“我们发现,最有趣的采访都发生在无聊的时刻。Bret Easton 的新书还未完成时,我们抓住他进行了一次访谈,效果很好。那时他处于完全不同的思维状态。” Gert 说,“至于最满意的报道,还是写 Helmut Lang 的那篇文章。那时他已从时尚秀场消失了一段时间,没有人知道他在哪,我们在那个时候采访了他。他通过我们的杂志重返舞台,双手抱着黑色的公鸡,带着惊人的力量。”

  他所提的 Helmut Lang 是位维也纳设计师,Lang 并非一出生便想当时装设计师的。他在大学时代一直读着金融财经相关的科目,直至有一天,他因找不到心目中的外套和 T 恤,才被迫设计出了自己的作品。

  用今天的眼光看来,Gert Jonkers 和 Jop van Bennekom 算是杂志行业的连续创业者了。在创办《Fantastic Man》之前,他们二人都从事媒体工作。那时 Gert 是一家荷兰报纸的记者,Jop 则在创办 《Re-Magazine》。他们一遇就相见恨晚,发现彼此的爱好和愿景很契合,于是共同为荷兰生活方式杂志《Blvd》工作了一段时间。2001 年,他们共同创办了同性杂志《Butt》,2005 年共同创立《Fantastic Man》,紧接着,他们创刊了女性杂志《The Gentlewoman》。在这以后,他们又为瑞典时装品牌 Cos 做了杂志。最近,他们与企鹅出版社合作,创刊了深度阅读杂志《The Happy Reader》。

  “现在我拿着最新一期杂志,再回头去翻第一期,发现这十年来,我们并没有改变太多。从一开始我们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我们知道这些东西会起作用,要做的就是保质保量的完成每一期。” Jop 说,“当然,我们的事业越来越大,一开始我们只有《Fantastic Man》,现在它只是我们众多杂志的一本了。”